首頁 > 正文
“石刻御醫”望聞問切診療大足石刻石疾

陳卉麗在修復石刻。(受訪者供圖)

  探傷、除塵、脫鹽、泥坯加固、漆皮回貼。9月17日,備受關注的世界文化遺產大足石刻寶頂山臥佛、小佛灣造像保護修繕工程井然有序進行。

  文物修復師陳卉麗一如既往,大清早就趕到工地“面壁”;一雙眼睛猶如X射線,掃描著千年文物的塵埃與殘傷。“文物不是冷冰冰的石頭,它的生命只有一次,必須傾注十二分情感和責任。”她不時提醒團隊成員:“用心與文物對話,確保萬無一失”。

  作為大足石刻研究院文物保護工程中心主任,陳卉麗堅守大足石刻文物保護已達24年,曾讓國家石質文物保護“一號工程”大足石刻千手觀音“金光重現”,曾站在意大利佛羅倫薩國家科學院演講臺上鏗鏘有力地講述中國文保經驗,被業界譽為“石刻御醫”。

  不懼壓力,獨創“四診法”治療石疾

  走進大足石刻寶頂山景區,規模宏大的造像群內容豐富、藝術精湛、氣勢磅礴,“公元9—13世紀世界石窟藝術巔峰之作”讓人震撼。

  “在這里,你可以與古圣先賢對話,啟迪心智;在這里,你可以與中西方藝術對話,體悟厚積藝脈。”陳卉麗回憶,她1995年第一次走近大足石刻,就愛上了這里厚重的“歷史學”“藝術學”“宗教學”及“考古學”,20多年如一日地堅守在文物保護與修復一線,再未“挪過窩”。

  她原本從事紡織工作。因追隨丈夫腳步,她從四川資陽調到了重慶大足石刻藝術博物館(現大足石刻研究院)保護工程中心工作。

  當她初涉文物修復時,就遭到了不少質疑。石質文物修復,不僅要了解歷史、考古、金石學、化學等知識,還要熟練掌握石刻、色彩、髹漆、貼金等實用技術。這對她來說,完全是一個全新挑戰。

  “事情都是人干出來的,我就不信我不行!”為了盡快熟悉業務,陳卉麗邊干邊學,白天請教同事,晚上啃書本“惡補”,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用到了工作上。紡織工作練就的細膩心思,讓陳卉麗很快找到了工作成就感。

  在與文物打交道的過程中,她總結出了“望聞問切”的“四診法”——“望”是看文物的斷裂、破碎、表面情況,對比資料影像;“聞”是嗅文物表面氣味,看是否有污染霉變;“問”是向看護人員了解文物變化情況;“切”則是采用手輕摸觸碰感受文物是否疏松,或用銀針刺探被金箔彩繪覆蓋的石質本體風化情況。

  看似簡單的“四診法”很快讓她在業界獲得“一手準”的美稱。她通過該診法,可初步診斷出文物病害20多種,準確率達95%以上,與專業儀器診斷的結果基本吻合,一舉成為全國知名的石質文物修復專家。

  守正創新,“可拆卸式”修復法解難題

  修復文物不能想當然。堅守真實性是第一原則,沒有科學依據,不允許擅自創新,否則就是對文物歷史真實性的破壞。

  2008年,國家文物局將大足石刻千手觀音造像修復列為全國石質文物保護“一號工程”。當時,千手觀音造像病害達34種,拯救“千手觀音”刻不容緩。陳卉麗臨危受命,帶領團隊開始了艱難又漫長的修復之路。

  修復現場空間狹小。他們或站、或蹲、或躺在造像前,一厘米一厘米地用手術刀、注射器修復。一個姿勢一干可能就是一整天。

  為確保修復效果,再熱不能吹空調,再冷不能用烤爐。蚊蟲叮咬、化學試劑過敏等,讓團隊成員多人染病。

  而身體上的不適可以靠毅力解決,技術上的難題呢?

  他們在修復千手觀音造像主尊像時,就遇到了難題——主尊右邊前伸的主手自腕部殘缺,現存手掌及布帕為后人補塑。后人補塑的手帕造型不僅改變文物歷史真實性,同時也極大地影響了造像的美觀。

  為修復這只手,陳卉麗先后對四川、重慶、河北、山東等地30多座石窟的觀音像進行實地考察,試圖找到修復依據,遺憾的是無果而終。

  修還是不修?修,會違背真實性原則;不修,又會極大地影響造像的完整性。

  陳卉麗與同事研究、討論,評估了各種利弊。最終,她在基于對文物修復的真實性要求,并對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綜合考慮的基礎上,提出:依據千手觀音造像對稱原則,按照另一側相對應手的形態,采用“可拆卸式”修復法來修復此手,以便后人再次修復處理。

  她這一守正創新方法得到國內外文物專家一致認可。利用千手觀音造像手臂原有的修復孔,陳卉麗做了一個插銷,植入錨桿,然后把新雕刻的手接上,既保證了造像藝術的完整性,也體現了科學修復的精神理念。

  因愛堅守,誓將余生相傾付

  “做文物修復,除了專業技能,還需要有超強的耐心、高度的責任心和堅強的毅力,具備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陳卉麗說。

  在千手觀音石質本體修復中,加固風化石質的制劑是一個難題。其必須適宜當地氣候環境和巖體本身,同時還要確保修復效果。為了找到最佳的加固劑,她與團隊耗時3年多,從10多種材料中提取不同比例劑量,反復進行實驗100余次,最終配比產生了適應千手觀音造像環境需要的加固劑,使千手觀音造像風化石質得到有效加固,確保了千手觀音石質本體的安全性和穩定性。而他們首創的這種加固材料,已在西南石窟保護領域內大力推廣應用。

  此外,陳卉麗團隊針對千手觀音830只手的不同“病癥”,僅編制的修復實施方案就達1066個,填寫調查表1032張、約35000個數據,手繪病害圖297張、病害矢量圖335幅,拍攝現狀照片1300余張,用去加固材料850公斤、金箔100多萬張、大漆1260公斤、礦物顏料100余公斤。

  2015年,塵蒙百年的千手觀音“金光再現”,那一刻,陳卉麗與團隊成員的眼淚止不住流下來。作為對全國最大的集雕刻、貼金、彩繪于一體的摩崖石刻造像及大型不可移動文物的修復,大足石刻千手觀音造像修復工程因其病害之復雜、保護難度之大、技術要求之高、涉及學科之多、參與專家之廣,開創了全國大型不可移動文物修復的先河,成為我國文物保護史中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個標志性事件,被評為第三屆全國優秀文物維修工程。

  全國石質文物保護“一號工程”的修復,讓陳卉麗一舉成名,先后獲得全國三八紅旗手、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富民興渝貢獻獎、重慶市杰出人才突出貢獻獎等榮譽。但她內心依舊平靜如初。“文物保護與修復,只能延緩文物的‘衰老’,尤其對于露天不可移動文物,它終將面臨消亡。”陳卉麗稱,文物保護修繕工作要求多、數量大、難度高,他們的工作還任重而道遠。

  陳卉麗目前最大的心愿是:“能有更多‘守得住寂寞,練得好功夫’的年輕人加入到文保行業中,讓文物有限的生命得到更好地延續。”而她自己,早已把文物保護工作當成了畢生事業,愿一生守候。(記者 韓毅)

編輯: 劉磊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054452